一带一路

【埃塞俄比亚】“一带一路”视野下的埃塞俄比亚—吉布提经济走廊

2018-03-12 15:01:26

“一带一路”视野下的埃塞俄比亚—吉布提经济走廊
埃塞首都亚的斯亚贝巴是非盟总部所在地,也被称为非洲的“政治中心”,中国与埃塞发展良好的政治与外交关系对中非合作能起到重要作用。埃塞近年来集中精力致力于经济发展,采取了加强基础设施建设、积极引进外资、提升制造业水平、加快城市化进程等诸多措施,成为非洲经济发展的“新星”。在其快速发展过程中,中国模式的影响以及中埃塞经贸合作都起到很好的支持和促进作用,为中国与其他非洲国家开展经贸合作树立了榜样。
吉布提的战略作用在于其扼守红海,成为亚非咽喉。受制于索马里乱局、埃塞与厄特矛盾等原因,吉布提港也成为当前埃塞唯一可用的出海口,埃塞与吉布提之间经济关系紧密。同时,中巴经济走廊的瓜达尔港与非洲最近的港口就是吉布提港,借助两港的联通,这两大经济走廊可以形成面向海湾国家及欧洲、东非的联动发展格局。
修建联通埃塞和吉布提的铁路对于该经济走廊非常关键。2016年10月5日,由中国提供信贷支持并由中国企业设计、建造的亚的斯亚贝巴-吉布提铁路正式通车,将为地区经济发展提供新的动力。不仅如此,中国企业还获得了该铁路运营权,从而实现了由工程建设向运营管理的模式升级。除了亚吉铁路外,中国企业近年来在该地区基础设施建设中表现卓越,在阿达玛风电站、梅莱斯大坝、泰克泽大坝、FAN水电站、纳莱-达瓦河水电站、埃塞至南苏丹输变电工程、复兴大坝等重大能源、电力、水利项目中做出巨大贡献,亚的斯亚贝巴轻轨更成为当地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在制造业发展方面,不仅以华坚鞋业为代表的制造业企业在促进当地发展、增进就业以及技术转移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华坚工业园、东方工业园以及沿亚吉铁路分布的工业园区也成为提升当地工业化水平的成功模式。
此外,由中国招商局集团与吉布提港口与自贸区管理局合资运营的吉布提自贸区已经开始建设,中、吉双方定义这一项目为“丝路驿站”;由中国企业建设的多拉莱多功能码头和两座新机场也将很快投入使用。2017年1月18日,中国企业在海外设立的首家全牌照银行——丝路国际银行在吉布提正式开业,该银行不仅为中非双边贸易以及中国在非洲的投资提供一揽子金融解决方案,更建立了新的清算体系,突破了过去只能依靠美元清算的限制,为中非经贸合作和“一带一路”建设提供重要金融支持。
然而也应看到,我国在该地区的发展还面临诸多挑战。
一是市场空间有限。由于经济总量较低,埃塞、吉布提两国国内市场十分狭小,其出口产品也基本为农产品和初级工业品,中国企业投资获利空间并不大。二是工业基础较差。两国生活必需品大量依赖进口,尚未实现自给自足;埃塞工业发展水平总体较低,尚未形成完整的工业体系和链条,而吉布提则基本没有现代工业发展。三是亚吉铁路沿线产业带形成尚待时日。大规模工业园区所必需的土地、供水、供电、通信等基础设施远未到位,埃塞的工业园区政策也尚在摸索阶段。四是投资环境需要改善。由于外资大量涌入,埃塞近年来不断提高投资门槛,同时也存在办事效率低及一定程度的腐败等弊端;埃塞的外汇管理非常严格,企业投资利润难以及时汇出;该地区缺乏教育培训体系,制造业所需的本地产业工人和高级管理人员非常缺乏。五是债务问题已然凸显。由于连续数年保持大规模的基础设施建设投入,埃塞已经临近“债务红线”,很多中资企业已经面临应收账款上升等问题。
与此同时,中国还面临地区形势紧张及西方国家竞争的挑战。从埃塞国内政局看,在快速城市化过程中,其国内各民族、党派之间产生利益纷争。在地区形势层面,索马里因“青年党”问题不断造成恐怖袭击,“伊斯兰国”的渗透和发展则更加剧了地区反恐压力;也门乱局持续和极端组织扩张等为亚丁湾地区安全增加不确定因素。埃塞与厄立特里亚的紧张关系仍未缓和,南苏丹国内政局动荡带来难民等问题。另外,美、英、法、日等西方国家非常重视对非洲之角的控制,通过多种方式扩大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从“一带一路”建设的角度来看,推动埃塞—吉布提走廊与中巴经济走廊的对接在互联互通、促进发展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但良好的跨国经贸格局的形成有赖于各国自身建设和发展,尚需时日。在此过程中必须尊重客观规律,同时积极加以协调和引导,稳步推进。

分享到: